第三十期

 

 

第三十期

 

 為社會獻出一點心意         

張吉成

 

可想到這麼多年以來,有多少人曾經為你服務?又為你的生活更舒適,更安泰提供了多少他們的心血,精力?

一絲一縷,一飯一粥,當思來處不易。飲水思源是否你也該有時想想看在退休之後為教會,社會,為家庭甚至為你的國家,獻出一點心意,奉獻您的智慧,經驗甚至您所有的一切與大家共用,締造更好的明天!

別以為老了,生命已是步入黃昏,逼近殘霞晚秋,又能做些什麼?也許,你的確是老了,可是那只是人生必走的階段,不留人的歲月,在你的身體上烙下了一些不滅,日增的痕跡。然而只要人老心不老,您還是可以為社會作一些事的。至少您可以關心您所居住的社會,為那些鰥寡孤獨,處境堪憐的人們,打開您的心門,伸出友誼之手!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本是我們中國的傳統和美德,您何不積極的參與,以你的財力,人力,愛心,誠意,到醫院裡探望一些也許不知名的病者,為他們禱告,為他們祝福。

或者可到孤兒院,育幼院,安老院,為那些不幸失去了原該擁有美好與父母家庭的兒童們,講述一些故事,或聽聽他們述故,也許您也可以為這些機構不足的人力,提供你的雙手,還有多少慈善的機構與社會服務的喾團隊,都普遍大聲疾呼,願更多有心人與他們胼手胝足共同開拓更多助人的工作,也許您正是他們求才若渴的對象!

九月廿八日墨爾本常青大學要舉辦董冰心師生演唱會,同時是為建校基金及四川災民重建家園籌款,此演出要動用多義工,多人手,例如場地的佈置,台前台後需要多人手幫助,音響燈光的控制,會場的招待,票務的售賣,粘貼海報,登廣告宣傳等等。

希望您走出自己,來參加這類的善舉,其實當您走出自己,投入人群的時候,又何嘗不是當年再生的契機?至少您將在人家的微笑,感恩一瞥中,渾然忘了自己髲蒼蒼,視茫茫,些身何寄的感覺!也許,您更將從付出的心血中,以及各種工作的成就裡,再一次肯定自己,不再低吟悲愴的交響曲!

  
 
捨己的愛

 

彭勝強                        韓國電視劇集「大長今」,以其曲折離奇的劇情,精湛自然的演技,清新優美的畫面,豪華亮麗的場景,悅耳動聽的配曲,有暴力而無血腥,有戀愛而無色情,有悲有喜,亦莊亦諧,曾經風靡一時,實非倖致。據說在朝鮮歷史上,大長今確有其人,但記述不多。劇中的種種細節,想必是編劇和導演的傑作,而劇中我最欣賞的是其表現的捨己精神。 
    例如主角徐長今有一次為了協助宮女崔今英而私自出宮外去尋求金雞,回途中發現軍官閔政浩身中暗器而臨死亡。她為了救人,雖然明知錯過回宮時間會被逐出宮,仍然上山尋得草藥搗碎為他敷好傷口,使他得以生還。後來京城發生痘瘡疫症,長今也捨身獨自和患有痘瘡的小朋友被隔離在茅屋內,替孩童治病。
             另一個願意為朋友捨身的是韓尚宮。她的同袍崔尚宮因為不甘在競賽中落敗,就處處打擊韓尚宮。適逢多病的中宗洗過溫泉浴後,無故昏迷,崔尚宮靈機一觸,誣告是因吃下韓尚宮和長今泡製的硫磺鴨子所致。在苦打成招之下,韓尚宮為了保護長今,承認全是自己的過失,與長今無關,被流放到濟州島為官婢,在途中逝世。 
    還有長今所鍾情的閔政浩也一樣:當京城附近地區發生疫症時,官方將疫區封鎖,長今被困在內,閔政浩奮不顧身闖入疫區去營救長今。長今回宮後,皇后為了自身利益,命長今暗中用藥毒害世子,長今無法遵從,決心抗旨。中宗問她有何心事,長今也不願說出皇后的陰謀,因而搆成欺君之罪。左右為難的她,只能要求閔政浩帶她遠走高飛。閔政浩明知如此一來,前途將盡毀,且有殺身之禍,但仍捨命相隨。
 
            你可以說:這只是賺人熱淚的電視劇情,真實的人生未必有。那你就錯了。最近我看到一則香港新聞很受感動:78歲的冼輝南駕車與54歲嚴重智障的兒子去看醫生,覆診後,順道往蓬瀛仙館拜祭亡妻,失控撞上前面客貨車,車頭損毀,兒子輕傷,送院敷藥後出院。記者陪他們回家,發現冼妻房間十三年來原封不動,其兒子每日在房間思念亡母。冼伯每周四次駕車携子拜祭亡妻,前座放著亡妻生前最愛穿的花布衣服和一副金絲眼鏡,寓意夫妻永伴同行。             翌日,我又看到另一則更令人感動的香港新聞:71歲的賴復振陪伴幾近失明的56歲妻子趙雪芳往荃灣探望留醫的岳父,途中橫過馬路時,一輛貨車違例右轉,直向他們衝來,賴見大叫停車,千鈞一髮之際,他沒有閃開,反以身軀擋在妻子前面,終被車撞至重傷,賴妻在丈夫保護下僅受輕傷。送院後,賴先生一直昏迷不醒。             賴氏夫婦結婚接近廿年,在這段日子裏,賴先生都悉心照顧嚴重弱視的伴侶,從沒半句怨言。趙雪芳說:結婚初期,她一隻眼還有少許視力,日常起居不用伴侶操心,但隨後視網膜急劇衰退,近十多年來,所有家務都由丈夫做。她不能獨自上街,外出時必須由丈夫帶領。             到彌留一刻,趙雪芳握著丈夫的手,就如當日撞車後丈夫握著她的手一樣,雙方以觸覺去感受對方心意。醫生見監察心跳的儀器顯示賴復振的心跳突然急促,知道他快不行了,信奉天主教的賴妻雖然很捨不得,但仍在丈夫耳邊輕輕說:「你放心跟天使去吧,教友們會照顧我……」說罷,儀器拉出長長的一條直線。             你可以說:恩愛夫妻自願為對方犧牲,本該如此,但你會相信竟然有人肯為陌生人犧牲的嗎?報載:2006729日,墨爾本一位妙齡女郎Kimberley Dear在美國首次嘗試二人串聯式跳傘運動。她的串聯式跳傘教練是23歲的美國密蘇里青年Robert Cook。飛機起飛前,她對著鏡頭指著她的教練說:「他將要成為我的救命恩人。」豈料竟然一語成讖。             飛機起飛後不久,就發生引擎故障,這架乘載八人的飛機向著地面急衝。在飛機撞到地面之前的十六秒鐘內,Mr. Cook鎮靜地對Miss Dear說:「小心聽我說,妳要把我的身體當作墊子,記得啊。」說完就把他的降落傘背帶和她的扣在一起,雙手環抱著她,叫她記得在著陸時用他的身體作墊子,就雙雙縱身一跳,結果他犧牲了。她雖然遍體鱗傷,卻因此而慶幸生還。             到了今年復活節前一個星期,Mr. Cook獲得了澳洲總督頒發「勇敢之星」獎章。Mr. Cook的父親Mark說:「他發了個電郵給Miss Dear的家人,表示他們不知這發給他已故兒子的獎章,對他來說,有多麼大的意義。」到現在仍然未曾完全康復的Miss Dear說:「Mr. Cook是個奇人,如果他不死,一定會行出更多奇事。當時我以為他肯定會設法自行逃生的,誰知他竟然定意要救我。寧願犧牲自己來拯救一個陌生人,試問有幾多人能做得到呢?」             古往今來,願意自我犧牲去拯救「陌生人」的,我只想到一位,就是耶穌基督。耶穌基督為了救贖世人的罪,願意被釘死在十字架上,第三日復活,戰勝死亡,「叫一切信他的,不致滅亡,反得永生。」(3:16)聖徒保羅說:為義人死,是少有的;為仁人死、或者有敢做的。惟有基督在我們還作罪人的時候為我們死,神的愛就在此向我們顯明了。(5:7-8)

老師的話

董冰心

 

            記得八年前,我接到一個電話,他說:冰心姐,妳來幫我們教唱歌好嗎?我當時想:多麼親切的稱呼呀,他是誰呀?原來是與我素未謀面的張吉成牧師。他是為常青大學音樂班邀請我來任教。我當時幾乎沒有加以思索,就一口答應了,這就是我來常青任教的開始。

 

            兩年後,因為學音樂的學生增加了很多,我提議音樂班分為兩班,一班是合唱班,另一班是獨唱班。當時合唱班有廿多學生,而獨唱班只有寥寥幾個人。有人說:獨唱班人數太少了,又說獨唱班應該是個別教導才對,等等。但我沒有氣餒,還是設立了這個獨唱班(現在改稱聲樂班),真可說是首創。就這樣,這一班有獨唱興趣和能力的學生誕生了。雖然他們多是年過五十的人,但卻有濃厚的興趣和基本的歌唱才能。我有幸教導他們,心中實在覺得十分幸運。在此我要感謝上帝賜給我精力和歌喉,幾年來風雨無阻的把我在聲樂領域的所學和經驗授予他們,這對我來說,更是一件大大的樂事。

 

            如所週知,唱歌可舒解你內心的痛苦,也可以表達你的歡樂,更可藉著歌聲來頌揚神的偉大,讚美神對人類無私的愛。由於美聲唱法是運用丹田來呼吸的,所以唱歌更可以強身健體。今天我們為了常青大學的建校基金和賑災善款而歌唱,盼望主能賜給大家唱的好,聽的也開心,感謝大家。

      曹慶鏗 Harry Cao 從事建天生喜愛唱歌,但一直没有受過正統的學習。1957年放下書包,築行業。50年代末期的香港青年,多狂热於美、英猫王或保羅安卡等歌星,我却鍾情于周小燕、管而萱、王若詩或李香蘭等藝術歌手。且更會斥資購買一張斯義桂或費明儀的演唱會門票。轉眼間,從事建築行業已達三十多載,至1991年末來澳,從事地產發展行業,可是正值地產業低潮,就此退休。偶爾得閱常青大學招生廣告,於2004年加入聲樂獨唱班,經董老師指導後,現已成為耆英男高音歌手。在各種演唱活動中,獲得不少的贊賞。 

蘇兆海

少年時成長於60年代,住在深水埗油麻地的一帶。對在廟街一帶的平民夜總會的街頭賣唱很着迷。少時曾閃過學歌唱的念頭。不過老爸不同意,於是唱歌這回事只是在自己洗澡時才做。

7080年代在香港當電廠工程師。由於對澳洲的自然環境着迷,於是離開了香港,移民來到墨爾本。90年代進入維省電力局(SEC)工作,剛好此時卡拉OK流行,我和一班朋友對唱卡拉OK十分痴迷。2000年代,吕永泰同學介紹我加入長青大學跟董老師學唱歌。她教了我很多重要的功夫,使我的歌聲比以前好了很多,尤其是高音方面的技巧,使我的歌聲得到很多人的肯定和贊賞。感謝董老師! 

 

Copyright © 2021 | Melbourne Chinese University of the 3rd Age